188体育

第七百零七章 四条(1 / 2)

问题出在了那枚戒指上。

那枚戒指应该是精心打造的,戒面上有个微小的针尖状凸起,被聂刚藏在了掌心下。

他验牌时,就已经借机在四张a的牌面侧方中央位置上用针尖各按了一下。

那针尖很细小,只在扑克背面留下了一个很难用肉眼看清的小孔。

小孔虽然小,但也会对扑克牌造成一定的影响。

它在扑克牌正面的位置造成了一个微小的凸起,触觉敏感的人上手一摸就能发现。

但触觉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个小凸起会在荷官发牌时,轻微的改变扑克牌滑行的路径,并且会产生微弱的异常声音。

通过这两点,就可以判断出底牌是不是a,从而起到作弊的效果。

来到桌旁,费南看向龙四,冲他使了个眼色。

龙四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明白,费南这才将手按在扑克牌上,缓缓将它抹开,铺成了一排。

他的大拇指肚轻轻滑过牌身,心中默念:一,二,三,四。

搞定。

将牌拢成一摞,他又放回了桌面上,微笑说了声没问题,就回到了位置上坐了回去。

他已经把那四个凸起重又抹平了。

不过这不只是聂刚玩小动作这么简单的事,里面还有更深层的问题。

要知道,专业的荷官都是有专业素养的,一个正式上台的荷官,最起码的基本功,就是将牌精准的发到每个玩家的面前,刚好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上。

每个专业的荷官都是有自己发牌习惯的,对自己发出牌的线路轨迹,旋转方向,停留位置都是心里有数的。

那些凸起所能起到的影响虽然轻微,但对于荷官而言,是很容易就能发现的。

而且两位铁面裁判也是资深荷官,一旦发牌,他们不可能听不出声音的异常。

那么为什么聂刚还要这样做呢?而且还做得如此肆无忌惮?

这次赌局的荷官和裁判都是由尚海赌业协会委派的,就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。

聂刚这么做,是不是说明董其善已经搞定了赌业协会,搞定了荷官和裁判呢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们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,就算龙四赢了,他们是不是也会耍赖不认账?

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他们这是故布疑云,故意让龙四对赌业协会以及裁判的公正性产生怀疑,分散他的注意力,好寻找机会。

他刚才冲龙四使眼色,就是在提醒这点。

而龙四显然也意识到了里面可能存在的猫腻,但却并没有声张。

既然他艺高人胆大,费南也就没有再多管,只是把牌上的手脚去了,就回来继续观战。

反正有他在,董其善就算搞鸿门宴,他也能?;ち闹苋?。

而且他也想看看,龙四到底会怎样赢下这一赌局。

荷官拿出了切牌卡,向双方示意:“请切牌?!?/p>

“我来吧!”

董其善开口了。

将切牌卡捏起,董其善看着龙四,忽然抖手一甩!

切牌卡旋转着飞向了龙四的眼睛,速度飞快!

然而龙四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,并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意思。

那张切牌卡飞至龙四眼前一尺处,速度骤减,一直到距离他眼睛三寸处,竟然开始回旋,向后倒飞了回去。

切牌卡回旋着倒插入了牌摞中,分毫不差。

董其善得意的扬起了脑袋,这是他的拿手绝技,有个名头叫做猛虎归山。

不过这一招并没有吓到龙四,他只是淡然吸着烟卷,动都没动一下。

切过牌后,荷官就开始正式发牌了。

很快,一明一暗两张牌就各自发到了董其善和龙四的面前。

抓起手牌,董其善看了眼,他的明牌是一张草花k,而底牌则是一张黑桃a。

188体育